Nobel Prize and Game Theory

相隔十一載,獎項再次跟 Game Theory 直接扯上關係。Game Theory 在商業、外交、軍業上的應用在近半世紀非常廣泛。不是說 Game Theory 能解答種種難題,正如 John F. Nash 曾說,Game Theory 不能幫你在股市中賺錢(因當中太多 players),而近年亦戰爭頻繁,恐怖主義擴張。

對領導者來說,有時戰爭是最他們的 best strategies,布殊就是一個好例子。世人痛斥他是侵略者,他卻贏了選票。

我很喜歡 Game Theory 分析,尤其我思考還是敏銳的那個年頭。以有趣的分析,研究個體與個體的 non-coopeartive interaction,所學所思所想能應用於世。當然,亦有人覺得經濟學愈來愈偏離現實,因為用得太多 Game Theory 和數學。那是後話。Life is a g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