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林鄭當選之後

其實我覺得三人任何一人當選都應該比梁先生好。今日這城的撕裂,梁以及梁背後的系統肯定需要負重大責任。

參選之初,我對曾先生的印象是中性。印象中要扣分的是他當年派六千元的事,冇立場、冇遠見。其它還是不錯。反對他的人,硬說他hea做,做事心態是少做少錯,不做不錯,錯估預算,庫房水浸。這些我不同意。我是傳統自由派經濟學的支持者,當然認為政府應該盡少干預市場,這是港英老祖宗遺下的教條,是這城過去賴以成功的基石。是時代變了嗎?但是,近年「有為」的政策,又有多少是成功的?大白象就有好多。

高中那些年,在午後上的經濟學課,昏昏欲睡,記得兩件事。一是老師經常提起某地產鉅富的公子在好些年前,坐在同一班房某一個位置,也像我們當時一樣,經常「恰眼瞓」。這名公子和他的父親,就是今天投票後讚林鄭是「眾望所歸」的人。二是,老師總喜歡印一些張五常及林行止的專欄做教材,有次講起財政司多估錯預算,好些年明明估計有亦字結果有大盈餘。我們這些舊思想的人,就算不覺得當年的財政司利害,亦起碼覺得這不是壞事吧?庫房水浸看得見嗎?難道就看不見未來幾年環境會壞差,人口結構會改變,收入追不上收入嗎?究竟積谷防錯在哪兒?

寫到這裡,並不是撐曾。我只是想說在參選之初,至少曾擔任財政司司長是稱職的。

至於林鄭,我就不多說,坊間讚她、罵她的都夠多了。

參選之後的發展,大家也知道了。

曾是不成功的,至少到目前仍是。曾參選就是有目的,就是想當特首,又或者就算輸了,得到政治本錢,之後再謀發展。

但大部份人都應該同意曾在選戰的表現比預期好得多。是的,他的公關、文宣團隊好利害,亦因為他肯信任團隊。這些都有很多人說過了。我特別留意了林鄭的勝選感言和曾的敗選感言和記者問答。一向講嘢口窒窒的曾比好打得的林鄭優勝。他講到落區美孚、深水埗、中環,特意支持他的幾個人時哽咽,作為冇票的你我,好難不感動/感觸。

也說選情。在投票前,不少人仍祈望有建制選委會「憑良心」,依民意投暗票給曾。可惜,從曾的最後得票,祈望落空,甚至連預計的400票也拿不到。中央透過港澳體系控制特首選舉的手段和能力比任何人預計的還要利害。平凡人如你我,當然無法知道習大人的想法和考量,以及中央不同利益是否在今次特首選舉有任何的角力/交易。

未來五年,我不知林鄭會做成點。但她未上任,民望經已負評分,其實都幾難施政。不知道五年後,我會否像討厭董、梁二人般討厭林鄭。

但我們又可以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