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一樣的議員?

很久沒有寫過blog,但今日在議會裡發生的鬧劇不可不提。既然己塵埃落定,今次就講講我的看法。

首先表明立場,其實在這幾個月,我對大人831政改決定,有過不同的看法。但若在最近,你問我意見,我會傾向有總好過無。總之,在大陸設定的constraints下,有點小進步總好多無。After all,人總要接受現實。

對於泛民那班議員,我是很有意見的。簡單來說,他們枉稱民主派。只是口講民主,當黨員稍有不同立場,就要批鬥你,恨不得要馬上踢你出黨。還有,他們可以無視不理民意,民主是甚麼?那班飯聞,好快就會分裂再分裂,成為一盤散沙。

對於建制派,要最貼設的形容,是一串粗口髒語。文明一點,不講粗口, 我會用disgusting這個形容詞。若有選擇,根本大部份香港人都不會覺得831決定是理想的,你班友,口口聲聲說方案是最佳的,如像是國家的恩賜。這幾個月來,議會內的建制派,加上議會外的愛字頭,再加上警察的部份行徑,著實令很多人反感。

回到標題「豬一樣的議員?」,在我看來,並不覺得今天議會內的建制派很豬。何解他們想等埋「新界王」一票呢?帶頭離開的是經民聯林健鋒,新界王是經民聯成員,要投贊成票的記錄、要留名、要立威、要獻媚,劉皇發的一票不能少,這樣看來他們不是豬。至於跟隊走人的民建聯呢,怎樣說呢?打個比喻,他們會經民聯的關係就好像兩種動物,蛇、鼠,或狼、狽,所以既然經民聯不是豬,民建聯也不該是豬。難道自由黨是豬嗎?不,他們最不像豬。你看,事後中聯辦讚頌他們堅持投贊成票,反政改的人又讚他們沒有離開會議廳以致政改議案遭否決。其實呢,說陰謀論,田大少和林大龜本來就是唐營的,且自由黨與經民聯和民建聯早有心病,不難令人懷疑是否想跣他們一鑊。

上面講了好多廢話,最後我想說的,既然現在政改否決了,期望有「為的政府」和各位「尊貴的議員」,把精力月於搞好民生吧。雖然,我不覺得會發生。最怕這個城市,愈來愈亂。

高山低谷

你快樂過生活 我拼命去生存
幾多人位於山之巔俯瞰我的疲倦
渴望被成全 努力做人誰怕氣喘
但那終點 掛在那天邊

近幾個月來這個城市裡所發生的事好爆。共勉之。

我也曾愛看動畫

我那個的年代,沒有ipad,沒有手機,且並不是人人都有遊戲機,但每個家庭都有電視機。於是大人煲劇,小朋友看卡通片,睇穿梭機、傳真機、至net小人類。

聞說,這個年代,小朋友不再看看卡動,他們愛ipad。可惜嗎?我覺得幾可惜。因為沒有回憶。我們會記得叮噹,會記得星矢,會記得小丸子、加菲、龍珠、小雲和小吉、亂太郎…… 但現在小朋友會,將來應該不會記起曾經玩過 Candy Crush,尤其現今時興的手機/平板遊戲通通是小遊戲,更加不能留下印象。

關於林保全先生的聲演,其實我喜歡的還有聖鬥士星矢裡的子龍(可惜youtube沒有),和動畫版的加菲。

叮噹可否不要老

叮噹不會老,但人會老,人會死。林保全先生離開了,對好多人來說,就好像叮噹離開了。縱使不捨,亦不需太難過,因為他離開了,但他的聲音肯定會傳世。

感謝林先生聲演的好多動畫人物佔了我歡樂的童年一部份,雖然我的童年是很久以前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