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心

最後,我也從 PPC 和 sim card 內刪掉她的電話。一切毀掉後應來個結束,何況兩年來,我們各不相干,互不相欠,沒有聯絡。於是,再沒有方法知道她過得怎樣;於是,可以找個藉口去澈底忘記。不知不覺間,明白到人要懂放下,才能繼續走,不然,擔子那樣重,終有一天會倒下。

週日的節目是玩樂與工作。今天天氣看來也不錯。 Happy Sunday!

但我來聽一首有點矛盾的 Gloomy Sunday (Bjork)。

怪夢

昨晚做了個怪夢: 我做了個賊,是打劫銀行的賊,應詃沒有開槍,可像根本沒有拿「架生」,只是做個跟頭跟尾的角式,但又好像負責做「車手」,後來好像被警察懷疑,都忘記了。根據行為心理學家大熊貓(即是我)分析,這個夢足以反映當時人(也即是我)做慣「二打六」,而且過分保守,打劫都竟然可以不拿槍枝「旁身」。大熊貓估計如果沒有夢醒的話,故事發展下去,必是一個 prisoners’ dilemma game。

尋兔記

最近繼續令 Miffy 一家團聚的重任。當還欠兩隻就成功之際,突然殺出六隻特別版!

最新消息是,買 Magnum 雪糕批送一隻 Miffy。但那真正的是雪糕批,吃一支能飽四成。長買也不是辦法,因冰格空間有限。本打算上 ebay bid 算了,但親手換才有誠意嘛。現在面對的難題是儲得愈多,就愈難抽中餘下的(或然率問題)。最怕是當有人送上她所欠的最後兩隻,那………….

我得承認,我是小器。哈哈….

大鄉里出城

今年入秋時間好像早了。出門前多穿一件外套才不致在晚上後悔,開始頻密的火鍋餐,周圍患感冒的人也多了,早晚會到我病。工作比之前預計的更忙碌,多長了幾條白頭髮,但賴得打理,遲早會去理髮吧!

很久沒有到過銅鑼灣逛街。周日工作過後,特意走去看看。都怪舖頭經常轉,我這個前「香港人」竟然迷了路,哈哈,好像大鄉里出城似的。在 Time Square 裡打圈,看看東看看西,window shopping 了很久,從低到高走,再落地庫打算到 Page One 買書。不得了,原來書店搬了上9樓,白走一躺之餘再折騰一翻才買到想買的書,誰叫只有那兒才有賣。是日「出城」消費94元,另加車錢約30元。

原來

走在街角
如像從前的
絢爛和熱鬧
定格在霓虹招牌下
原來
今天不是一九九五年
終於看見了
原來
過去一切都毀了

民間監察世貿聯盟

一直對民間監察世貿聯盟這個名字很反感,空口講白話。開口埋口說公平甚麼保障甚麼,今天又說最高工時、最低工資。和那民主黨一樣,口號好不動聽。

何謂公平?這個歧義的詞語,困擾了不加思索的人,結果他們窮一生追求公平,最終得個桔。說穿,很常見的事實是,一切都是概得利益者對利益轉移的抗爭。

再說最高工時、最低工資,這些手段真的可以幫助工人嗎?就算沒有讀過經濟學的人也知道!

Globalization presumes sustained economic growth. Otherwise, the process loses its economic benefits and political support. (Paul A. Samuelson)

莽撞時的亂世兒女

那年住 hall,愛聽林海峰和黃耀明的 live music cd。一早已遺失了當天的CD和MD。最近偶然抓到這碟的mp3。不知那時為何會喜歡聽林狗的歌,或者少年人都愛火爆。

搞甚麼?開電視竟看到殘酷一叮,一點也不好笑(但真的很騎呢)….. he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