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el Prize and Game Theory

相隔十一載,獎項再次跟 Game Theory 直接扯上關係。Game Theory 在商業、外交、軍業上的應用在近半世紀非常廣泛。不是說 Game Theory 能解答種種難題,正如 John F. Nash 曾說,Game Theory 不能幫你在股市中賺錢(因當中太多 players),而近年亦戰爭頻繁,恐怖主義擴張。

對領導者來說,有時戰爭是最他們的 best strategies,布殊就是一個好例子。世人痛斥他是侵略者,他卻贏了選票。

我很喜歡 Game Theory 分析,尤其我思考還是敏銳的那個年頭。以有趣的分析,研究個體與個體的 non-coopeartive interaction,所學所思所想能應用於世。當然,亦有人覺得經濟學愈來愈偏離現實,因為用得太多 Game Theory 和數學。那是後話。Life is a game!

諾貝爾經濟學獎 2005

The Royal Swedish Academy of Sciences has decided to award the Bank of Sweden Prize in Economic Sciences in Memory of Alfred Nobel, 2005, jointly to

Robert J. Aumann
Center for Rationality, Hebrew University of Jerusalem, Israel and

Thomas C. Schelling
Department of Economics and School of Public Policy, University of Maryland, College Park, MD, USA,

“for having enhanced our understanding of conflict and cooperation through game-theory analysis”.

Press Release

在夢中相見

週末突然出現兩大煩惱,好不容易才能入睡,為何在他們會走進我的夢中?被真實得可怕的夢纏擾著,一覺醒來,非常難受。

週日逛ikea時,借用浴室磅一用,驚人的發現…. 我輕了5至6kg…. 救命! 我想我真的要離開工作休息一會。

昨天下班後到 page one 買了兩本一路都很想看的書:
The Road to Serfdom The Wealth of Nations

以我這種讀書極緩慢的人,續借幾次也未必看完《原富》一類的磚頭,要看只有乖乖付錢好了。

今年盛夏
你到過哪裡
相相依偎著的一瞬
漸漸地…
這即將成為過去的一秒鐘
…漸漸地褪色
影像化開
散失了
但一絲傷痛卻久久未能消失

Hello World!

歸零後,理當從零開始,於是洗去舊記憶,拆開舊死結。
世界依然昏亂,我們愈見墮落。
今年九月過得很快,我想今年的十月應如常的沒有秋意,可以為躲懶找個藉口嗎?其實過去的兩個月和未來一至兩個月,我的工作應會超級忙,希望年尾或下年頭可以出來透透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