頒獎禮

今晚本港傳媒最關注的,好可能是高錕領諾貝爾獎時會否在台上出醜,電子傳媒還專程拜記者到瑞典實地採訪。我覺得這是無聊之極,真真正正的低級趣味! 諾貝爾獎是表揚高錕研究光纖的貢獻,這個原因並不會因為高患上老人癡呆症而改變,而獲獎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但傳媒就每天都挑高連日常生活瑣事也搞清,自己研究過光纖也記不記都事來講。這樣的報導是毫無意義的! 香港真是納納亂,有反智的傳媒,有四分五裂(以及毫無誠信)的泛民,有出賣港人自由的港奸和左仔,又有無能的政府。

大出血

經過PageOne,看到一直想買,但香港一路也未有入貨的Freedomnomics,立即拿上手; 再加上看到本年度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得主是研究Mechanism Design的,於是給自己一個理由買一本好幾年前已想看的Auctions: Theory and Practice,於是破戒買書兼大出血($600+兩本書)。

就看Freedomnomics 怎樣衝動 Freakonomics 而來; 亦可看看各種拍賣方式的利、害。

Phelps

The Royal Swedish Academy of Sciences has decided to award The Sveriges Riksbank Prize in Economic Sciences in Memory of Alfred Nobel 2006 to Edmund S. Phelps for his analysis of intertemporal tradeoffs in macroeconomic policy.

原來就是搞了一堆 intertemporal analysis 還有那條 π = f(u) + πe (expectations-augmented Philips curve) 的 Phelps,當年真的讀這些差點讀死我。今屆 Nobel Prize 終於到 Macroeconomics 當道了。

Nobel Prize and Game Theory

相隔十一載,獎項再次跟 Game Theory 直接扯上關係。Game Theory 在商業、外交、軍業上的應用在近半世紀非常廣泛。不是說 Game Theory 能解答種種難題,正如 John F. Nash 曾說,Game Theory 不能幫你在股市中賺錢(因當中太多 players),而近年亦戰爭頻繁,恐怖主義擴張。

對領導者來說,有時戰爭是最他們的 best strategies,布殊就是一個好例子。世人痛斥他是侵略者,他卻贏了選票。

我很喜歡 Game Theory 分析,尤其我思考還是敏銳的那個年頭。以有趣的分析,研究個體與個體的 non-coopeartive interaction,所學所思所想能應用於世。當然,亦有人覺得經濟學愈來愈偏離現實,因為用得太多 Game Theory 和數學。那是後話。Life is a game!